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下老榕的博客

本博所有文、图皆为老榕自作,欢迎朋友们批评教正!

 
 
 

日志

 
 

北极村找北  

2011-10-05 02:04:42|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极村找北 - 月下老榕 - 月下老榕的博客

  北极村夕照   (老榕摄于中国漠河北极村)

        

         国庆节前夕,去了祖国极北之地——号称“金鸡之冠”的漠河北极村。

        北极村已被开发成旅游景区,几乎所有农家都成了旅舍,小餐馆触目皆是。甚至也有了房价过千元的星级宾馆。据说旺季里这里是人山人海,提前一月都难订到房子。

        主人说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因为白桦林灿烂的红叶10天前就已凋尽,冬日铺天盖地的大雪还未拉开序幕,更没有夏至前后才偶可幸遇的奇异的北极光。我说又恰是时候,此时的北极村没有了令人疲惫的拥挤和喧哗,落叶松与樟松用大片焦黄与碧绿涂染的岗峦和原野却格外鲜亮而清新,除了远处河汊里掘沙机翻斗车的轰鸣,整个村庄似乎又回归了旧日田园般的恬静。鸡在篱落里自在地刨食,狗在院门边懒洋洋地打盹儿,拉车的马驹儿蹄声得得撒落着年轻的欢欣。街边的小贩,割草的村民,脸上都满溢着太阳的红晕。

        界河边上有个自号“最北第一家”的农家餐馆,地道的东北饭菜吃来特别开胃。喝了几口小酒,走在暖暖的秋阳下,主人领着我们去“找北”。劝酒的时候,主人就说了,那么多人来北极村,就是为了找北。找着了北,作生意的回去就发财,走仕途的回去就升官,副的升正的,正的升副的。       

        过了一座铁索吊桥,来到一片半岛湿地。一群男女村民正挥动长镰,收获已然干枯的苇草,灌木丛后传来他们的阵阵笑语。踏着木制栈道绕到湿地背后,粗大的原木架上挂着块木牌,横书“北望亚口广场”几个大字,下注:“北纬:53°29'52.58"N,东经:122°20'43.48"E”。所谓广场,实是一片石草杂生的开阔地。随处散立的百十块大石或原木板上,分别镌刻着历代各体各家的“北”字。穿过这北字碑林,紧靠界河黑龙江岸边,蓝天下高高矗立着一座银光闪亮的不锈钢雕,恰似三只背靠背单脚独立的丹顶鹤,每两只鹤又构成一个变形的“北”字。雕塑前一块略似金鸡的巨石上,刻着“中国北极点”。站在北字钢雕背后,透过落叶松和樟松凭栏北望,眼下就是接近源头的黑龙江,对岸便是俄罗斯秋色斑斓的山峦。那山峦既不奇险也不巍峨,垭口一侧的林莽间隐约着一间白色的方形建筑,主人说是俄方的哨所。

        找完了北往回走,大家皆自欢喜,一路笑语纷扬。

北极村找北 - 月下老榕 - 月下老榕的博客

 

       我的北,却要在夜间去找。

       我想在这祖国极北之地,拍一幅星空轨迹图 。   

       拍星星最怕灯光干扰。子夜,待北极村最后一盏路灯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我才兴致勃勃地拎起相机三脚架,蹑手蹑脚拉开农家旅舍房门,去上夜班。

       拍星轨,最好有个线条简洁的前景,不仅可作映衬,还可升华主题。下午一路留意,也曾看见村外几株挺拔的白桦,可是一旦到了夜半三更,孤身一人,又不敢离村太远了。旅舍斜对面的农家院里,矗立着中国移动高高的通讯塔,上悬“最北第一站”5个大字。我避开村道,钻进树荫,贴近那院墙,支好三脚架,把“爱死小白”镜头对准以铁塔为中心的一片星空,调整好光圈,接上快门线,按下快门,开始了长达40分钟的长时间曝光。

       北方清泠泠的夜空真的是星光灿烂!在别的地方晴夜里也能看见的那些最亮的星星,在这儿看来,简直如大把的钻石撒在半空,璀璨得叫人惊喜不已。更多的星星则像一串串一团团的项链熠熠生辉,就连往常看来如云似雾的银河,浩瀚的星子似乎也一颗颗历历可数。再定睛细看,在那极远极深的天宇深处,许许多多微弱得近乎昏黄的星儿,也能分得出各自飘忽的身影。看着看着,你仿佛已飞身太空,那些亮晶晶地眨着眼睛的可爱的星星,你一伸手便可掬起,一仰头就能亲吻 !

       袖手,昂首,游走在零下10余度的 北极村头,仰望着神奇美妙的夜空,我真的灵魂出窍,物我皆忘了。

        照相机红色的曝光指示灯在远处闪进了我的眼帘,抬手一看表,时间到了,赶紧跑过去松开了快门。回放出照片一看,星星的轨迹自左下方向右上方拉成了许多浅浅的弧线。线条虽然也挺好看,但不是我所想要的效果。

       我换了一个机位,对准偏右方比较集中也很明亮的犁辕星,加大了光圈,再次按下了快门。当40分钟的曝光时间快到时,村道尽头忽然传来汽车的马达声,接着就见明晃晃的车灯打了过来!别说让车灯射入镜头,就是让灯光掠过镜头前方的夜空,照片也就废了!我几个箭步冲上去,立马释放了快门,结束了曝光。回放出照片看时,星星的轨迹比前一张更清晰更明亮了,却把弧线变成了平行的斜线,像是雨点的轨迹了!

       凌晨2点多了,我冰冷的双手端着相机,望着星空,在村头逡巡。想起影友的话,拍星轨,还是要找对北极星!北极星的找法我是知道的——先找到北斗七星,再沿着斗口的方向向前延伸斗深的两倍距离,找到一颗比较明亮的星星,便是北极星了。我仰着头转了一大圈,目光锁住了左前方的七颗星星。可是,那是北斗星吗?往常所见的北斗星,都是斗柄在左上方,斗在右下方,今夜却是斗柄在左下方,斗在右上方,转了几乎90度!我犹疑着。忽然想起斗转星移这个成语,从遥远的记忆里,隐约浮现出在哪儿看到过星像会随季节而变化的说法,忽然就明白了,就相信了,那就是北斗星!顺着斗口朝向找到左上方那颗并不特别明亮的星星,也一定就是北极星!我迅速转移到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对着北极星调整好相机,第三次按下了快门。

        该是夜里气温最低的时候了吧,虽然没有割脸的风,一股股寒气依然透过防寒服刺进我的脊梁,身体不禁微微有点打颤。我摸索着找到防寒服衣摆处内嵌的紧身带,把它拉紧,打了结。一边加快了来回走动的速度,不时踢踢腿,搓搓手,揉揉冻得直滴清水的鼻子和几乎麻木的耳朵。路旁农家的狗舍里传出含糊的低鸣,大约是我的脚步声惊动了熟睡的狗。但或许是太冷也太睏,它并没有跳出来履行自己的职责,咕哝了两声,又睡去了。早已适应了夜暗的眼睛可以望得很远,星光照耀下的村舍屋顶泛着泠泠的青光,深睡中的北极村似乎寂静得听不到呼吸。只有头顶的满天星子,依然朝我闪着明亮的眼睛,令我浮想那么多的明眸后面,该有多少天使的倩影!你们是在鼓励我的执着,欣赏我的坚忍呢,还是在笑话我这老者的痴迷?

       就这么保持着与我的相机适当的距离,走在似有似无的村道上,与夜色村庄树影星空沟通着交流着,仿佛跨着一匹白色的骏马,徜徉在辽阔的草原,放牧着如水流淌的月光,自己也渐渐变得无形,融入了那淡淡的迷蒙………

       手机震动,预定1小时的曝光时间到了。我跑向相机,释放了快门,回放出照片——成功了!大体以北极星为轴心,无数颗星星的轨迹,画成了无数个同心圆,仿佛无数的涟漪,一圈圈一层层向外荡漾开来,又像一条时空隧道,一直通向无尽的远古或者未来!凝视着这浩瀚而悠长的时空隧道,我又一次心醉神迷,灵魂仿佛再次离开了躯体,飘然而起,直向那幽远无垠的未知世界飞去!

       北极村找北 - 月下老榕 - 月下老榕的博客

时空隧道 (老榕摄于中国漠河北极村) 

      

         凌晨3点27分,我再次架起相机,拍第四张片子。

         收起相机,东方的山脊背后,已透出宝石般亮丽的蓝色晨光。而我脸上的微笑,堪比喷薄的太阳。

       在中国的极北之地,我找到了北!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