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下老榕的博客

本博所有文、图皆为老榕自作,欢迎朋友们批评教正!

 
 
 

日志

 
 

音乐与诗歌的忘年之交  

2010-05-18 07:46:32|  分类: 杂感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玲子小马来访。玲子是女儿小依自幼的挚友,高大英挺的小马是她的丈夫,都在艺术学院当教师,玲子教作曲,小马教音乐理论。

        玲子进门便报了双喜:一是她的副教授职称证书已经发下来了,二是小马当了艺术实践部的副主任。我连说了三个好,打心里为他们高兴。妻因事外出了,我给两个年轻人削了苹果,又去煮了六堡茶。

  玲子说,原来她用我的《睡莲》、《海棠》和《红棉》3首诗谱写的一组艺术歌曲,试唱后大家评价不错,学院已列为音乐节演出曲目,但是有人提出《红棉》一曲高亢激昂的风格与前两支歌反差过大,建议调整。她决定把《红棉》另派用场,而选了我的另一首《红枫》又作了一支歌。她说上午曲子做完后,演奏给爸爸听了,爸爸说不错,可是小马评价一般,她要来给我听一听,让我提提意见。说着打开手提电脑,播出曲子,自己演唱了一遍。可是她那手提电力不足,乐曲效果出不来,大家都摇头笑了。玲子说那还是等我再改一遍,录好了再请您听吧。接着便转了话题,又要我专门给她写些歌词。

  好几年前小依就给我转告过玲子的这个请求了。想必是她从小依那儿听说我多年前在部队搞过文艺创作,这些年偶尔也还写些旧体诗词罢。两年前玲子和小马来家里送结婚请柬,又当面给我提出过。但是我一直没有答应,主要是静不下心来。

      大约是去年秋天,一次出差归来,妻对我说,前几天玲子和小马又来了,想看你写的诗。我想看看也无妨,便打开电脑桌面上的那个文件夹,给他们看了。他们很喜欢,说里边好多诗都可以写成歌,要我给他们拷回去。我没敢给,说一定得等你回来,由你定。

  我其实很喜欢这一对很有进取精神的年轻人,也愿意尽我所能支持他们,于是答应请他们有空再来聊聊。

  玲子和小马很快就来了。这一次,玲子谈了她对当前音乐创作领域一些问题的看法,尤其对音乐界过于盲目地追捧流行歌曲,而对高品位的艺术歌曲创作却缺乏应有的热情,她感到非常遗憾。而她坚信,真正有内涵高品位的艺术歌曲,才是最有生命力的,才能真正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她很想在艺术歌曲创作方面做一番努力,遗憾的是合适的歌词很难得。她说上次看了我的那些诗词,真的很高兴,希望我同意她用这些诗词来创作一些艺术歌曲。

  我为玲子对音乐创作的深思与执着感到高兴。她的父亲是音乐学院的老教授,母亲也长期从事声乐教学。家庭的熏染无疑给了她良好的影响,而她自己的天赋加执着勤勉,正使她日益走向成熟。我们从对音乐、对诗词的理解谈到音乐与诗词的关系,谈到艺术家和艺术创作家的文学修养。我发现我与这两个年轻人竟然有许多共同语言。我让他们拷走了我的许多诗词。

        当玲子和小马带着她用我的诗创作的第一组歌曲来家里,或弹着钢琴唱给我听,或拿初录的CD放给我听时,我被感动了。感动于那极富感染力的优美旋律和迷人的意境,感动于她对我的诗深刻的理解和出色的演绎。我们讨论了进一步修改的建议。那以后,我们之间的联系更密切了。

  今天,玲子和小马还看了我的博客。玲子要我翻出那首《上西平》词,说写大潮写得太有气势了,一直想作这一首歌,可是最后一句突然转而定格到一对新人在大潮下拍婚纱照,总觉得在歌里不太好处理,建议改一改。我原来倒是对结尾的笔锋一转比较得意,没想到不被认可,很觉无奈。晚上问妻,她也说改一改可能更好。我斟酌了许久,终于改了,看看,又是一番境界。也好。古人说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真是有道理的。

  也许我真该下决心接受玲子的命题作文,给她好好写一首歌词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